手机扫一扫

憋气
发布日期:2018-08-14    作者:王伟    
0

老王从炉台上下来,脸憋得像一个茄子,紫彤彤的。“真是好心不得好报”,他愤愤地想。一个小年轻刚放完铁,身上热,竟然用炉台上的氧气带来吹汗。这已经够可怕了,最后居然把带子从腰带塞进去,把裤子吹得鼓鼓囊囊。大伙轰然大笑,连说小伙子聪明、滑稽。
  老王很生气,这不是想搞自焚吗?就说:“我以前在液氧站工作的一个朋友”。小年轻立即接口:“不就是衣服里面充满了氧气离子,回家脱毛衣静电打火,把身上烧伤吗?我这裤子可是纯棉的。”小伙子果然反应敏捷,老王反倒无话可说,撑着脸从炉台上走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炉凉,最后一炉铁口就怎么也钻不开。怎么办?烧呗。小年轻带着厚厚的棉手套,在氧气带前接了一根吹氧管,接通氧气后在撇渣器上点着后就往铁口里面捅。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,可能是氧气带与吹氧管接口的地方漏气,吹得袖口凉嗖嗖的,在辐射高温的铁口前好不舒服。
        烧了一根又一根,小青年不耐烦了,“加大氧气”,在炉台的噪音中,他的声音显得格外焦躁。果然,在开大氧气阀门不久,随着噗的一股黄烟冒出来,紧接着一小簇火星溅了出来。“芝麻开门了”,小青年乐不可支。刚抽回残余的吹氧管,却发现自己的手套和袖口忽得着了起来,烧得哇哇大叫。
       老王用他那个年龄段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冲过去,抄起旁边的水管,把小青年浇了个全身湿透。
       事后,小青年委屈的说:“王叔,我袖子着火了,你干嘛浇透我全身呀。”旁边有人笑着说:“你王叔是怕你裤裆里还存有其它氧离子,担心没办法向你爸交差!”
   老王虎着脸走开,边走边想,“奶奶的,为了你这个小子,灌了老子一劳保鞋水。”(龙钢公司能源管控中心气体防护中心  王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