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
凭栏听秋雨

凭栏听秋雨

都说秋雨最具来去无常,冷清寂寞,让人伤感,也让万物凋朱颜,它不似春雨般温柔而充满希望,不似夏雨般热烈而张狂,更不似冬雪般纯洁浪漫。我却独爱秋雨之卓尔不凡与宁静典雅,它踏着轻盈舒缓的步子,把干燥的万物擦拭浸润,也把人的灵魂净化,我对秋雨,总是有种说不清的情感。

早上起床,明显能感到气温的下降,窗外的雨声滴答滴答,我穿上一件薄薄的针织外套,看着外面的细雨。天空已经变得阴暗,空气里弥漫着层层水雾,当秋风拂过脸颊,这一切都是秋雨来临前的信号,它正穿透空气中由尘埃组成的密集的防线,它正以直立的耳朵,清澈勇敢的眼睛感受着这世间人的百样心事。它的脚步加快了,雨滴先是触碰着小屋的门,窗户,接着用手掌摩挲着我的头发,低头轻轻推一下我的肩膀,这时的秋雨落在水里,落在树上,落在地上,还是滴滴分明,声若珠落玉盘,形如晶莹泪花。不一会,秋雨便如牛毛似花针的密集起来,它与金黄的秋叶,饱满的庄稼和拥挤的小巷一起演奏了一曲拿手的钢琴曲,忽而婉转悠扬如伊人窃语,忽而热烈高亢如野兽低吼。

我任凭秋雨潇潇,转头环视我所处的空间,大大的落地窗将秋雨的行踪一览无余。我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,虽然上面只有写下来的只字片语,但我的记忆却栩栩如生,秋雨总是我最忠实的听众,因为我总在秋雨来临时才会翻开日记本,记录下我已成定局的往日时光。秋雨仿佛有着哲学家的腔调,它让你的心脱离俗世的喧嚣,从内心最初的地方开始,让你用记忆当做钥匙,开启一条条在脑海中或许已被尘封的通道。有时候我会觉得,这片土地上没有一片空气是我熟悉的味道,天空与地面像陌生人般相逢,阳光有气无力地照在身上,就像一个心不在焉的人和你打招呼,只有在秋雨和我一起分享日记本的秘密的这些时刻里,我才觉得整个人都鲜活起来。或许,这就是我独爱秋雨的原因之一。

我坐在柔软的椅子里,桌上是泡好的咖啡,用咖啡匙慢慢搅动,一杯馨香入口,缓了秋雨带来的些许凉意,床边的架子上闹钟蹲在琥珀色的光晕里,将好端端的影子投射到墙上,它曾叫醒过多少人的美梦,又习惯得记录了多少流逝的时光,这一刻我用它记录秋雨的脚步,看秋雨是否也留连今日不肯离去,提笔写下,今日天气:雨,笔尖在纸上的细语奋力得想要刺穿屋内的寂静,屋里屋外,秋雨和笔尖,两种声音,交织缠绕,仿佛要穿破层层的壁垒,一层又一层……

这场久违的秋雨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,我从椅子里起身,伸了个懒腰,透过窗看到攀爬的小径上空气变得稀薄而凉爽,绿意葱茏的通道因空气而更显清新。门还开着,这静好的时光就在这秋雨低落的日子里才能尽享,像秋雨来时一样,我踏出门槛,凭栏远望,听秋雨又悄悄地走了。 (汉钢公司动力能源中心 何金亮)